诺许缘终。

你们都要努力进窄门。
微博:伊野尾诺诺子

いのあり「髮圈」


伊野尾从他的妹妹那里得到了一个新的发圈,他自己也稍微有点惊讶。
自从他的妹妹长到平常的女孩子拒绝家人过度关怀的年龄开始,伊野尾慧就没怎么进过她的房间了。上次还有自己的朋友悄悄地告诉他说,他的妹妹在文化祭上对着因为JUMP的伊野尾的鼎鼎大名前来的粉丝们说:“慧啊,也就那样嘛。”啊、啊,你的哥哥我可不只有那样喔!为了你的哥哥是一个偶像而感到高兴吧,每次他都会在心里无可奈何地说。所以当她把她的高马尾束得一丝不苟在伊野尾慧面前晃来晃去的时候,他还没什么特别的感觉只是敷衍的回答「可爱喔」,直到他抬起头来认真地上上下下打量了她一番,他的视线被绑在长发上的发圈吸引住了。
蛋包饭颜文字样子的发圈。
很可爱的嘛。
“看...

2016-05-22

在下雪的日子里

关键词:在下雪的日子里
下雪了。
诺坐在冷飕飕的、一阵一阵风吹过的教室里冻得瑟瑟发抖,整个人蜷成一小团。北方的冬天怎么这么冷啊,风像刀子似的,她用嘴型和表情向同桌诉苦,她的同桌给了她一个无奈的手势,耸了耸肩。
这是她第一年来到北方上学,尽管她知道很快就会冷,但对温度的变化还是不够了解。她的风衣、披肩、小靴子根本抵御不了寒冷;而她的同学们已经包裹地像企鹅一样了。
“哎,诺,你看。”同桌戳了戳她的手臂。
“啥?”她冷冰冰的手敷在暖暖的脖子上转过头去,然后脑袋又被同桌的一双大手套托着转向窗户。
“下雪了耶…”她瞪着圆圆的眼睛注视着窗外一片一片缓缓飘下的雪。她第一个反应是:更冷了;第二个反应才是:下雪了。
下雪了!...

2015-10-22

“尼古拉。”
被唤醒的人抬起手摘掉头上的眼罩。他睡得很浅,侧转了个身向她的方向依旧卧着,问:“嗯?”
他把眼睛睁开一条小缝,朦朦胧胧地,仿佛雅金卡与这昏黄色的灯光融为一体,“你还没睡觉?”
她合上书本发出“啪”的一声,随意丢弃在盖在脚上的毯子边,然后半侧躺地对着他。她的整个身子遮住了灯泡,逆光,尼古拉看不清她的面容或者表情,但晕散的光芒氤氲在她周围。
她像个机关枪似的发问。
“赫拉克利特说:人不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尼古拉,那我爱上的你是同一个你吗?前一秒,这一秒,下一秒,我爱上的你是同一个'你'吗?你的细胞在分裂,你的头发在长长,你在不停地新成代谢。说不定下一秒你变成了一个新的你,说不定下一秒你会流鼻...

2015-10-22

原著布丁便当梗(…
真他妈太虐了。

我和夏萝小姐进到那个空间里的时候,札克席兹是直直地倒在地面上的,和他平时力量用得太多而超负荷的模样一样,又不一样。他的嘴角都是血,我的思路竟一滞,脸颊上的头顶上的伤都没有了感觉,直到被夏萝小姐尖锐的一声“布雷克——”给唤回了神。我的腿脚一下软了,几乎要扑倒在地。
夏萝小姐的声音都变了形,我能想象到她的面部又是怎样的表情,她一定是哭了,哭到眼圈红红的,哭得撕心裂肺,她在哭她的札克斯哥哥。
札克席兹拼命地坐了起来,他纤长的手指在颤抖,他瞪大了眼睛但我和夏萝都知道他眼前是漫漫的长夜。我们向他奔去,他是那样的强大,这时却发现他还是那样的脆弱。
札克席兹的背上,脸颊上,下巴上,...

2015-08-01

[双波]回家

*波妞和波兄妹设定

*渣文笔ooc注意

雅金卡裹紧了自己身上披着的坎肩,朝那条小河方向走去,那是菲力克斯回家来的必经之路。菲力克斯带着武器留下了张字条,说是找寻他的死对头决斗——尽管雅金卡担心得不行更是每过几个小时就说一句“大傻瓜才会没头没脑的整日决斗”但又无法阻止,她懊恼地拨弄了一下水面。这条溪河从蔓生的野山楂、野玫瑰、野李子和小松树下面潺潺流过。十一月的秋天,虽然已是一派萧瑟的气象,落叶缤纷,树木光秃,但枝干盘错,远远看去,就像是一条长长的黑色衣带穿过空旷的田野一直冲进苍翠的森林。到处充满了秋天温和的浓郁气息,轻柔的阳光照在树枝上,给树木镀上了一层金色。

“愿上帝帮助他!愿上帝帮助他...

2015-05-01

[立波]♀

*ooc注意
*友谊向立波皆性转
*关键词:野餐


 


“达莉希卡,我的达莉希卡,你准备好了吗?别磨蹭啦,太阳都高高挂在天空了!达莉霞①——”雅金卡推开朴素的、不加装饰的木门,还没来得及换鞋就对屋子里的人大呼小叫,像只叽喳的小鸟闯进了笼子。她不等达莉娅下楼来,自顾自地爬上窗台架子,打开了一扇很小的格子窗,上面的菱形玻璃照射出友好的光亮。柔和的晨光照亮了她的玫瑰色脸颊和朱唇。
达莉娅从楼上的房里缓步踱出来,今天她没穿正儿八经的军装,换上了带有夏天和女性气息的波希米亚长裙。她走进飘散着刚刚烤好的面包香味的厨房,拿起篮子开口道:“雅金卡,嗡嗡叫的小蜜蜂,快去戴上顶遮阳帽。阳光烈了...

2015-04-05

© 诺许缘终。 | Powered by LOFTER